人民日报专访欧阳坤:奢侈品降税能降价吗? - 重庆皇之尚工艺品有限公司 - 新闻中心
重庆皇之尚工艺品有限公司
首页 | 联系方式 | 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 手机站
  • 网站首页
  • 公司简介
  • 产品展示
  • 新闻中心
  • 常见问题
  • 联系我们
  • 产品目录

    联系方式

    联系人:业务部
    电话:023-3671200
    邮箱:service@radiatorfitting.com

    当前位置:首页 >> 新闻中心 >> 正文

    人民日报专访欧阳坤:奢侈品降税能降价吗?

    摘要:人民日报专访欧阳坤:奢侈品降税能降价吗?
    近日,随着奢侈品关税是否下调引起了社会热议,商务部新闻发言人姚坚曾公开表示:“我国将进一步降低进口关税,包括中高档商品的关税,这是大势所趋,有关政府部门对此已达成共识。6月21日,财政部官员发出了不同声音:“没有计划要调整奢侈品进口关税”,并且财政部网站也针对性地刊发文章《不应取消或降低奢侈品进口消费税》,两部委之间开始了奢侈品关税公开之争。。。人民日报专题记者就此专访了业界专家世界奢侈品协会(World Luxury Association)中国首席代表欧阳坤,就中国奢侈品关税面临的市场问题进行了详细了解,欧阳坤认为“|中国市场奢侈品的售价普遍高于国外市场,化妆品价差最高达188.5%。奢侈品进口管理应坚持降税与加税并行,对已经成为百姓生活日用品的商品降税,并加强零售市场监管。比如,可设定一道高压线,对超过一定价格的商品加重经营成本,防止外国品牌“乱涨价”,如果在商讨降税之前,品牌就开始不断涨价,最后关税如果真的降了,这些品牌是否也能降价呢?

    欧阳坤:无论进口税是否调整,高端品牌商都会采取相应策略,将产品锁定在高端市场

    据了解,进入7月,当社会上对奢侈品该不该降税热烈讨论时,各大奢侈品品牌却纷纷传出涨价信息:7月1日起,卡地亚300多款产品全线上涨,平均涨幅9%;路易·威登平均涨幅为6%,一款黑色香槟包价格从1.6万元涨至1.9万元;香奈尔一款经典女包从3万元涨至3.75万元,涨幅

    都超过20%。此外,雅诗兰黛旗下产品普遍提价5%—8%,其中50毫升即时修护特润精华露从880元涨到940元,涨幅7%。

    世界奢侈品协会中国首席代表欧阳坤认为,此番涨价是奢侈品品牌保持其高端形象的一次例行调价。按照惯例,奢侈品品牌一般每年涨价10%,最近,欧元贬值更成为奢侈品品牌全球涨价的基础。

    欧阳坤:大牌奢侈品涨价呈现攀比性,若降价可能导致品牌价值沦陷

    欧阳坤表示,高价格是奢侈品保持市场形象的主要手段。无论国家在进口税方面是否调整,高端品牌商都会采取相应策略,将其产品保持在高端市场,争取高端消费者,而失去价格高端地位也就不再具有奢侈品的原有价值了,欧阳坤举例说,在10年前,梦特娇、皮尔·卡丹都是中国人心目中的奢侈品,但随着中国经济快速发展,商品经济大潮淹没了这些品牌,由于价格急剧下降,这些品牌已经沦为三四线商品,在奢侈品概念里,基本上已经死了,奢侈品购买并不像是在超市买饮料一样,到那就买,而且能够买到。迎合“买涨不买跌”的心理,奢侈品品牌实行的是一种饥饿式营销,“你越涨,他越买”。

    谈到具体到中国市场,欧阳坤认为,造成人们到国外购买奢侈品的原因是多方面的。当前各大品牌在中国市场放量有限,再加上3个月左右的到货周期,使中国市场上的奢侈品在品类、数量等方面都落后于国际市场,再加上相对较高的市场定价,进一步放大了人们出国购物的冲动。而离境退税等政策的存在,更拉大了国内购买与国外购买的消费成本。

    欧阳坤:奢侈品分为三个阶层,应分别对待,部分降低进口税有可能推动降价。

    欧阳坤认为,奢侈品是具体的,不是抽象的。根据消费对象不同,可将奢侈品划分为A、B、C三个类别:A类是最顶级的奢侈品,如私人飞机、游艇、豪华车;B 类直接是顶级名表、贵金属和珠宝;C类奢侈品就是跟百姓生活关系密切的名牌服装、高级皮具、化妆品和香水等。其中C类又可分为单品1万元以上范围、5000元—1万元范围,及5000元以下分为三个等级。

    随着人们生活水平提高,C类奢侈品特别是5000元以下甚至千元以下的消耗型“奢侈品”,已成为越来越多人的生活日用品。调整这些商品的进口税,能够在社会上给其造成降价压力,推动经销商降价,让利于消费,是显著而可行的。

    具体到消费者比较关注的化妆品市场,欧阳坤认为,目前进口化妆品(包括香水)的进口关税已降至10%以下,增值税17%,这与其他进口商品差别不大,影响较大的是针对“高档化妆品”的30%消费税。

    欧阳坤:降税的核心是消费税,应从必须的化妆品开始。高档化妆品也是必需品。

    欧阳坤认为,对于有点经济基础的城市年轻人来说,基本上都在使用外国化妆品,原因是因为国内生产加工环节总被消费者质疑,再不确定化妆品成分安全的情况下,绝大多数人都会选择外国品牌,所以高档化妆品也是必需品。而化妆品降税的核心是消费税。无论进口环节税在化妆品价格中占多大比例,随着人们消费水平、消费能力的提高,对进口化妆品再区分为“高档类”和“非高档类”已不合适,把香水和化妆品区别为两类商品也缺乏理由。应借助这次降税讨论,大幅降低直至取消“高档护肤类化妆品”(包括香水、彩妆)的消费税,让“高档”与“非高档”进口化妆品税率一致,实现其进口成本透明化。降税是个市场信号,只要税率降低了,就有可能推动进口“高档”化妆品降价,带动“非高档”进口化妆品降价。

    实际上,目前人们对化妆品进口税的认识存在误区。2006年起,我国已经调整进口化妆品消费税政策,只对“高档护肤类化妆品”按30%征收消费税,其他不征。在实际操作中,海关征收消费税的对象主要是“香水”和“彩妆”两类。然而,由于社会上对“高档护肤类化妆品”的范围宣传不够,致使大多消费者甚至代理商都认为普通进口化妆品均含有高达30%的消费税。这事实上已经成为经销商抬高进口化妆品价格的一个借口。

    欧阳坤:降税也能降价,但必须与监管相结合

    不少专家表示,如果奢侈品降税政策能够实施,不仅可以把一部分奢侈品消费留在国内,还可以带动周边产业和区域商业的发展,提升城市的国际化形象,欧阳坤认为降低奢侈品税不能直接拉动国内消费,一定要使降税后品牌也能降价,这样才能使消费者回流国内,但降税是否能降价呢?

    欧阳坤认为,当然,降税不完全等同于降价,只要国内对国外奢侈品的追逐热情不减,即使降税,甚至取消税了,国内奢侈品价格也可能不会降下来,倒是扩大了经销商的利润,但是降税也能降价,但必须与监管相结合,比如根据海关报备采取免税部分商品零售价格的监督与抽查,降税后如果政府进一步加强对奢侈品市场的监督和管理,就能稳定商品价格,有助消费回流。

    根据世界奢侈品协会给出的公式:奢侈品价格的市场构成是:原材料5%+加工成本6%+奢侈品品牌附加值55%+广告与公关活动成本5%+旗舰店年度成本3%+人力成本6%+进口环节税(包括关税、消费税、增值税等)20%。

    欧阳坤还建议,对奢侈品价格管理应坚持“降税”与“加税”并行,对已经成为百姓生活日用品的商品降税,对那些显示身份、地位、财富的奢侈品加税。“比如,可设定一道高压线,对超过一定价格的商品加税,加重经营成本,防止外国品牌乱涨价。”

    欧阳坤:最根本的是要培育国人消费习惯,做强自有品牌,增强国内企业的竞争力

    根据6月9日世界奢侈品协会发布的《蓝皮书》显示,截至2011年3月底,中国奢侈品市场消费总额达到107亿美元,占据全球份额的1/4,中国已经成为全球第二大奢侈品消费国(第一为日本)。在近一年时间内,中国人在欧洲市场购买奢侈品消费累计近500亿美元。在法国、意大利、英国等主要区域奢侈品商业消费区,六成以上的购买者为中国人。

    欧阳坤表示,从根本上改变外国品牌奢侈品在中国定价过高的现实,改变目前消费者对国外品牌的偏好,一方面要培育健康的消费心理、消费习惯,另一方面还要做强自有品牌,增强国内企业的竞争力。企业要着眼提供高质量的产品和服务,培育高端消费者对国内品牌的认同度,另外一方面,要加强中国奢侈品文化和国际领域的延伸,太多中国本土的奢侈品胚子和企业在中国酝酿的太久,总是走不出去,最后被国际奢侈品大牌抢占国内同领域和市场,使中国本土的企业面临的压力越来越大。

    2011年6月9日,中国贸促会与世界奢侈品协会宣布成立“中国奢侈品贸易委员会”,其目的就是规范目前的中国奢侈品市场,发现和培养中国自主的奢侈品牌,通过世界奢侈品协会的国际影响力和中国贸促会的全球官方渠道,为如何更快更好的推出中国首批“民族奢侈品牌”探索一条强有力的途径。